一些教育类App内容涉黄 在线教育监管不能“离线”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9-01-20 06:52

在线教育监管不能“离线”

一些教育类App暗藏网游内容涉黄

□ 本报记者 蒲晓磊

2019年,对于在线教育而言,或是大浪淘沙的一年。

1月17日,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公室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:对央视曝光的问题App及运营者已经开展核查。当前,学习类App专项整治行动正在进行,将会同网信、公安、教育、文化执法等部门进一步加大力度,坚决遏制教育类App传播色情低俗信息行为,坚决净化中小学生网络文化环境。

用“顶风作案”来形容教育类App的行为,并不为过。就在不久前,各部门相继出台整治意见并实施处罚,仅在苹果应用商店中就有超过15000个教育类App被下架。

师资质量不过关,隐藏网络游戏,暗含色情低俗信息……被寄予消除教育鸿沟期望的在线教育,乱象丛生。

对此,一些专家近日在接受《法制日报》记者采访时指出,针对在线教育中存在的诸多问题,需要强化监管和行业自律,建议立法对相关准入资质、认证标准等予以明确,尽早对这一领域作出规范。

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千亿

对于家长而言,在线教育是一块可以改变孩子命运的屏幕。

两个月前,家住河北省石家庄市的高菲在某App上给儿子报了一个英语辅导课程,是由外教以在线的方式给儿子上课,但高菲在试用后发现效果并不好,外教水平也不像自己想得那样高。

“家里的教育与一线城市相比差距很大,想利用互联网这个平台多找一些教育资源。然而,一个好的线上辅导班并不好找,因为不像实体店那样可以去考察,只能通过网上搜索资料、朋友之间的交流获取信息,感觉质量参差不齐。”高菲说。

在高菲看来,在线教育给教育带来的最大改变,就是弥补了教育资源分配不均带来的差距,使更多人可以享受到优质教育资源。

对于在线教育机构而言,庞大的教育市场是一块“唐僧肉”。

当下,在线教育有着庞大的用户规模。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2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8年6月,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1.72亿,其中,手机在线教育用户规模为1.42亿。

同时,在线教育还有着庞大的市场规模。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,2018年我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或超3000亿元大关。艾媒咨询发布的《2018中国在线教育行业白皮书》预测,2020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达4330亿元。

对于学生而言,在线教育则是一把双刃剑。

一方面,在线教育可以提供丰富的课程、题库等教学资源,弥补教育资源不均所带来的劣势,还能够为学生提供个性化学习方案,有助于其综合素质的提升。

而另一方面,在线教育仍然有师资力量不过关、暗含低俗色情信息、隐藏网络游戏等乱象,不利于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。

在线教育质量良莠不齐

刘卉是北京某培训机构的美术老师,不久前,她曾经兼职在某App上在线给小学生上课。

“我是有教师资格证的,但他们找我兼职的时候,也没有提出看证件的要求。”刘卉说。

为详细了解教育类App的问题,全国人大代表、辽宁省辽阳市第一高级中学教师王家娟还专门下载过一些作业类App,发现不仅教师资质无法核实,连一些答案都是错的。

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,目前在线教育的师资良莠不齐,行业监管亟待加强,师资存疑是用户的最大痛点。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,34.9%的用户遇到了教师真假难辨的问题,31.9%的用户遇到了师资宣传不符实际的问题。

除此之外,暗藏色情信息、网络游戏等内容的在线教育App,也多次将这一行业推向风口浪尖。

中国扫黄打非网在今年1月发布的《2018年“扫黄打非”工作述评》显示,“扫黄打非”部门在2018年对学习类移动应用开展专项整治,监测核查了“互动作业”“小猿搜题”“纳米盒”等20余个学习类App。

西北政法大学教授魏奇直言,有些在线App,已经不安心进行单纯的教学,而是陆续加入了类似通讯工具的加好友、加圈子、发动态和娱乐、动漫、鸡汤文等内容,甚至还有游戏专区、购物专区,诱导或强制消费。

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助理研究员杨程分析,有多个原因导致在线教育质量良莠不齐:准入门槛相对较低,在成本、师资、场地等方面较线下教育有优势;政策法规体系不健全,教育领域相关政策法规对在线教育规范较少;利润空间较大,一旦占领某个领域的市场,发展成为“独角兽”的机会较大,吸引了大量资本进入。

尽快回归内容为王定位

问题的出现,既是利益的驱使,也说明了监管的必要。

魏奇指出,在线教育虽好,但监管不能“离线”。重点要做好在线教育行业认证和准入制度,克服虚假和夸大注册。建立权威认证机构,为在线教育发展提供优良的发展空间。

在魏奇看来,建立严格的监管制度,一定会遏制线上教育的疯狂生长,让在线教育度过资本筹集、规模扩张这个阶段之后,尽快回归“内容为王”这一核心定位,做好培训定位、课程研发、师资管理、平台维护、品牌拓展等方面工作。

上海师范大学副教授王健认为,在线教育的种种乱象已经严重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,必须加强监管,推动在线教育有序健康发展。

王健同时指出,在技术手段革新层出不穷的新时代,在线教育未来的长远发展,仅靠外部监控,是来不及堵漏的。归根到底,要让在线教育从以逐利为目的的“产业”走向行业、职业、专业。在线教育的未来长远发展,更需要的是行业的自律、职业的伦理、专业的精神。

“在现阶段,行业主管部门的监管必不可少。但是,监管部门自身的专业水平和职业精神靠什么去保证?因此,从根本上解决这个行业的问题,还是要靠行业自律。”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副研究员高政说。

将线上教育纳入法治轨道

专家认为,解决在线教育中存在的问题,除了要加强监管和推动行业自律,更关键的是将线上教育纳入法治轨道,让线上教育发展有法可依。

2018年11月,教育部办公厅、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办公厅、应急管理部办公厅联合印发了《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》。通知要求,按照线下培训机构管理政策,同步规范线上教育培训机构。线上培训机构所办学科类培训班的名称、培训内容、招生对象、进度安排、上课时间等必须在机构住所地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备案,必须将教师的姓名、照片、教师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在其网站显著位置予以公示。

魏奇认为,通知非常必要,但也有诸多问题需要解决,比如平台是否有效运行、更新是否及时、监管是否到位、出现纠纷怎么处理等,这些问题都对监管水平提出考验。

魏奇建议,尽快完善法治,严管在线教育。在线教育App公司发布虚假广告,欺骗、误导消费者,受教育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,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。如果学习内容和宣传严重不同,涉嫌虚假宣传,家长可以要求赔偿经济损失。如果在线学习App有关内容涉嫌违法,公司将承担行政或者民事责任。情节严重的将构成公司单位犯罪,主要责任人将承担刑事责任。

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指出,在线教育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内容,但是,专心做内容的机构市场行情并不好,很难维持生计,而一些“短线”的企业经常用一些不高级甚至非法的手段“捞快钱”,长期以往就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。因此,一个规范的法治环境,对于在线教育的发展至关重要。

王家娟认为,在线教育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知识教育的鸿沟,但不规范的市场也很容易让学生和家长掉入“课财两失”的陷阱,建议立法对机构的准入资质、教师资格、教育内容等作出规范。

“2018年,教育部门重拳治理校外培训机构,已经取得了显著成绩。据调研,2019年,治理在线教育将成为重点,目前正在探索制定相关的政策法规。只有政策法规体系健全了,才能对线上培训作出更好地引导与规范,这也是民办教育促进法的精神内涵。”杨程说。

(应采访对象要求,高菲、刘卉为化名)

(责编:马昌、袁勃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